当今诗界之九种乱象
2016-12-29 16:50:18
  • 0
  • 0
  • 1
  • 0

文:小河草儿谈

在网络等新媒体的推动下,诗歌的普及和繁荣是有目共睹的,但因网络等新媒体门槛低、自由化程度高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也是不容忽视的。总观当今诗界,可谓鱼龙混杂,龙者寥寥,鱼者纷纷。

乱象之一: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。人心浮躁,想出名的人太多,办纸刊太难,办网刊极易,于是乎三两分钟申请一个博客,挂上牌子,分好官位,随意选上几首诗,发几篇博文,红火一些时日之后便销声匿迹了。这家刚关门,那家又开了业,此伏彼起,不亦乐乎。而且有人好像专吃这行饭似的,穿梭于各家之间,到处挂名,头衔比头发还多,很容易让人想到张天翼笔下那个整天穿梭于各个会场的华威先生。

乱象之二:扑噜噜大小官帽满天飞。不论办网刊还是办纸刊,为的不是诗歌而是诗名,不少诗刊十羊九牧,编辑没几个,名誉顾问、资深顾问、顾问、社长、副社长、总编、执行总编、副总编、执行副总编、主编、副主编、执行主编、执行副主编、主任、副主任、部长、副部长却弄了一大堆,如有谁指望这样一帮人能办出什么像样的刊物来,岂不是要道渴而死?

乱象之三:呼啦啦吹破牛皮露鬼像。身为编辑,却不愿俯下身子披沙拣金,而是一门心思在栏目名称上做文章,顿不顿就是“全球”“世界”“天下”“中华”,即使胆小的,也得弄个“最佳”“极品”“精品”“之星”“当红”“先锋”之类,或者“帮”“马车”“驴车”等等,引得名利之徒趋之若鹜,待到撕下标签一看,往往只见垃圾,不见珠贝。

乱象之四:瞎哼哼无病呻吟为写诗。不关注现实生活,不体验真情实感,为写诗而写诗。要么“坐在月亮背面”,要么“从指间滑落”,再不就是“从石头里打捞出心跳”。平时好好的人,一到写诗的时候就没了人话,好像是从来不食人间烟火的孤魂野鬼。看见一片落叶就痛哭流涕,顿不顿就看见“闪着蓝光的生锈的骨头”,还有不管看见什么都要“喂养”或“别在胸前”,真是令人作呕!

乱象之五:牛混混诗歌不硬包装硬。就那么几点脏兮兮的唾沫口水,非要恬不知耻地溅在一面面大旗上。张三是石头体,李四是土块派,王五是泥石流,马六是上下风。你敢自称始祖,我就敢自封天尊;你敢说深受什么什么斯基影响,我就敢说得到什么什么拉夫真传。这些人每天写着中国诗歌,却从来不提中国诗人,数典忘祖,崇洋媚外,专拿洋人的一些玩艺儿蒙人唬人。

乱象之六:腻歪歪拉帮结派画圈圈。为了各自的利益,眉来眼去,拉拉扯扯,树山头,画圈圈。你叫社,我名会;你敢贴“世界”的标签,我就敢挂“宇宙”的牌子;你看不起我,我更瞧不起你!各自以封官许愿、优先发表为诱饵招募喽啰,关起门来一家人自吹自擂、自娱自乐。喽啰吵吵嚷嚷瞎起哄,帮主坐收名利笑嘻嘻。

乱象之七:恶狠狠假借评论乱骂人。写诗成不了名没关系,还可以骂人成名。骂古人,骂今人,谁出名,就骂谁。从诗经、楚辞骂到国刊、民刊,从杜甫、白居易骂到舒婷、汪国真。攻击作品不解恨就攻人身,手段无所不用其极,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,反正老子天下第一。见到有人因此出了名,便有趋炎附势之徒乘风而上,摇旗呐喊,擂鼓助威,以图事后分得一杯半杯残羹冷炙。

乱象之八:色眯眯专向美女献殷勤。在诗歌面前应该人人平等,男诗人、女诗人都是诗人,我们看的应该是诗作而不是脸蛋。可总有那么一些人,两眼色眯眯盯着女诗人的脸蛋不放,只要是美女写的诗,不管好不好,照单全收,有时人家只不过几声尖叫,他都能流着口水给吹成千古不朽的佳作,有的着急还能闻着人家个把臭屁,更多的是连屁也闻不上,却屁颠屁颠乐此不疲。

乱象之九:笑嘻嘻办赛编书敛钱财。你敢给我掏钱,我就敢给你颁奖,名目繁多的奖项好像深秋枯黄的树叶纷纷扬扬最后都落入泥潭。你不是想发表吗?那好,你愿买书,我就愿选你的诗,几人交钱我就印几本,我拿虚名卖金钱,你用金钱买虚名,你撑了门面,我鼓了腰包,你高我兴皆大欢喜。书出来之后,除了掏腰包的看看自己花钱买的那首之外,再无人问津。

当今诗界,如上种种之乱象难以一一尽道,仅列举数例,不知各位看官以为然否?本人同时声明:不论是谁,切莫对号入座!由此气出病来,本人概不负责。


文章来源于网络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